不願與老部下關一起怕被“照顧”
  其因受賄罪、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死緩
  作為茂名官場窩案中的頭號落馬官員,茂名市委原書記羅蔭國的犯案經歷備受關註。2013年8月,羅蔭國因受賄罪、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,被中山市中院一審判處死緩,其並未上訴。同年11月,羅蔭國被移送至陽江監獄,成為廣東監獄試點職務犯罪集中關押的首批試點的服刑人員。27日,記者來到陽江監獄,聽羅蔭國講述從幹部領導到階下囚的心路歷程。
  偌大的勞動生產車間,風扇在頭頂嗡嗡作響,熱浪一陣陣撲面而來,這是職務犯統一進行勞動改造的地方。他們中,不少人戴著眼鏡,不少人頭髮花白,都有條不紊地進行手下的工序,鮮少抬頭。要不是經人指點,記者不會認出靠在窗邊一角的羅蔭國,他抬頭笑了一下,很快又低頭投入工作:拿出黑色配件,依次將兩塊銅片安放進去,再是下一塊……天氣炎熱,旁邊的人都穿著拖鞋,只有他,一絲不苟地穿上了襪子和布鞋,坐得端正。
  在工作間隙,記者得以與羅蔭國進行了對話。
  怕老部下照顧 不願與職務犯統一關押
  記者:覺得這裡條件怎麼樣?
  羅蔭國:老實說,這裡條件不算好。之前在看守所相對會好一點。剛入監時,最多時一間房住過17人,原本是放6張上下鋪住12人的,後來就加床。不過這個時間也不長。也就是一個多禮拜吧,現在我們房間住著14人,加了一張床。
  記者:要參加勞動生產覺得辛苦嗎?
  羅蔭國:這個倒還好。我乾過插銅刀、拉單邊(接線頭)、插燈管等工種,冬天剛來的時候,手上都脫皮了,手指還滲血,也要貼上膠布繼續乾……現在好了,沒什麼感覺了,(舉起雙手)手上都是老繭。
  記者:平時作息是怎麼樣的?
  羅蔭國:早上6點多起床,洗漱早餐後7點開工,中午11點半收工,午餐。然後午休一個小時,再開工,晚上5點半晚飯。晚飯後天氣好的話就和其他監區的人一起去場子里看電視,不然就在房間里自己看書,晚上10點關燈睡覺。
  記者:聽說你來監獄唯一提的要求就是,不跟職務犯統一關押(羅是與普通罪犯關押),你是出於什麼考慮?
  羅蔭國:我那個監區也有職務犯,只是不統一關押,這是因為我當時來得早,好不容易適應了這個監區,後來說統一關押,我就不想再換了,再說我來監獄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安安靜靜地好好學習,不想再動了;另外,這裡統一關押了不少茂名官員,不少是我以前的老部下,有的跟我關係還不錯,這麼多年了,我怕他們照顧我,也覺得尷尬,所以就覺得分開或許比較好。
  “有人還叫我書記,但我清楚只是個稱呼”
  記者:在監獄見到老同事,他們怎麼稱呼你?
  羅蔭國:他們見了我還是叫我書記,畢竟叫了這麼多年,也有人叫我老羅。我自己很清楚,到了監獄里,這對我來說只是個稱呼。
  記者:會不會想以前的事?
  羅蔭國:說一點不想肯定是假的,但這些時間過去也就淡了。我最掙扎的時候是在看守所,剛開始的時候落差實在太大,現在慢慢習慣了吧。
  記者:對於今天這種局面,你有沒有想過原因?
  羅蔭國:我不想說了……原因很複雜,但我自己肯定有錯。
  同監倉的有殺人犯、強姦犯
  記者:聽說跟你同監倉的有殺人犯、強姦犯還有販毒犯,你跟他們相處得怎麼樣?會聊天嗎?
  羅蔭國:也會聊天,聊一些社會上的事情,談談勞動改造、生活等等。不過我這個人比較低調,人家不是主動問起來,我不會主動談這些問題的。
  記者:覺得在管理職務犯和普通犯上有不一樣嗎?
  羅蔭國:我就是個普通的犯人,其實沒什麼兩樣,甚至有時候對職務犯可能要求還更嚴格一點,一般犯人能說的、能幹的,我們都不能。比如他們可以對一些事破口大罵,但我有意見也不能罵,要註意身份;在生活上,比如說隨地吐痰,我們也不能做,我來這兒半年沒這麼做過,我覺得在其他犯人中還是能起到一些正面的影響的。
  “兒女都在茂名,我不是裸官”
  記者:你現在最想念誰?
  羅蔭國:我老婆……她也在監獄。
  記者:你有想過會連累她嗎?
  羅蔭國:我出事的時候就想,她進監獄估計也免不了。是我連累了她,但夫妻倆這是難免的,相信她不會怪我。她以前是老師,後來到了黨政機關,又退休,一直很寬容,照顧我,以我為中心……現在我們只能靠寫信來聯繫,兩三個月一封,交流一下近況,互相安慰和鼓勵。
  記者:此前,社會上有不少關於你涉案的一些傳聞,包括說你是裸官,你怎麼看?
  羅蔭國:我……不想說。我的兒子和女兒都在茂名(女兒從澳大利亞留學回來),如果我是裸官,他們以什麼身份來看我?他們現在都沒有正式的工作。我來監獄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安安靜靜地改造,那些網絡的炒作、道聽途說,我沒聽到,也不想管,有些事自己做了自己承擔,我已經受到懲罰了。
  記者:對於年輕的公務員,對於你的兒女,有什麼建議?
  羅蔭國:我相信他們會從諸多人和事中慢慢悟出他們想要的。至於兩個孩子,他們沒有垂頭喪氣,沒有因此抬不起頭做人,我有囑咐他們要好好做人。
  記者:今後有什麼打算?
  羅蔭國:如果不是監獄方面需要我出來說明一些事情,我也不希望見諸報端。我現在安定下來了,勞動每天按時按量完成,有些難受有些困難,還算踏實,一天天過吧。據《新快報》
  (原標題:茂名原書記羅蔭國與強姦犯同囚室 不願與老部下關一起怕被“照顧”其因受賄罪、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死緩)
創作者介紹

肛交

zx98zxhe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